和熟悉政治,有政治狂熱的人談事情;經常會面對最大的困擾,就是不能就事論事;不然,就是愛二分法。

沒有政黨傾向,沒有太多個人愛惡;爲評而評。

我想如果可以透過就事論事,衝擊出一個不偏不倚的立場,已經誠然不容易。

當然,評論爲説服而來,説服必然有背景經驗,相信誰抑或支持誰。

但是這一切重要嗎?在天底下有誰値得信賴,這點有比把自己眼鏡訓練成雪亮,把自己看事件的視角變成一種別人不容易更動的立場更好嗎?

人的覺醒不在閲歷,而在于吸取敎訓;不在取信人,而在營造集體的立場,只有做到別把太多的主觀印象説成眞的一樣。

好像包靑天,説七俠五義中老鼠義結金蘭。有義氣的老鼠,但不是所有盜匪都是講義氣,否則自己是糊塗的。

無法身分抽離,無法設身處境,無法就事論事,更無法避免張冠李戴,對於自己有成見的人説的話,就認爲沒有道理;對於自己支持的領袖,就誤以爲不可一世。

糊塗啊!失策啊!只有一切回歸原點,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來傲慢偏見執著與迷失,離開自己不遠,很不小心自己一腳陷入,就栽的很慘,做人又豈不需要舉步維艱?步步爲營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mji1974 的頭像
limji1974

梦的穿行者

limji19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